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又见万安

2018-11-06 18:33:50
又见万安 前年秋季,回已有70余年没有去过的万安,我没有像从前那样溯赣江而上,而是从赣东北千里绕行到赣州后,再往北行。

如今的赣鄱大地,高速公路四通八达,114千米的里程,车行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而70多年前,除狭窄的古驿道外,还没有公路通万安,南来北去的商旅,多数是从赣江乘船上下。

赣江上游的河道里散乱地分布着无数巨大的礁石,的“十八滩”中,惶恐滩、漂神滩等9个大滩就分布在万安境内的90千米流程中。

来往船只都得小心又小心地绕过那些突出于水面或隐藏于浪涛下的礁石,稍一忽视,就有船破人亡之险。

不是熟练的老船工,哪里敢在这险情四伏的河道撑船使篙?乘船的旅人,见这些形如怪兽的礁石在水浪中狰狞地时隐时现,更是心惊胆颤。

文天祥曾经写出了“惶恐滩头说惶恐”的诗句;另外一位叫徐鹿卿的宋代诗人则是这样描述:“滩声嘈杂怒轰雷,顽石参差拨不开。

行客尽言滩路险,谁教君向险中来?” 如今高速公路代替了水运,人们再也不必在那些险滩间惊恐地浮游了。

真是幸福! 上世纪30年代中期,我随父母在万安居住。

在我的记忆中,这位于赣江边的县城,被一道始筑于宋代元丰初年、长满杂草小树的古城墙围着。

那时候,县城里人口少,不过2000人左右,几条窄街小巷,店铺也不多,更没有剧院、公园,素朴、安静。

人们闲暇时想活动活动,只能去往河边,或者登上城墙去凭高望远。

江上樯橹如林,大船小船随着奔腾的江水渐行渐渺,逐步与那迷茫云雾融为一体,仿佛荡进了云天的尽头。

平日难以见到的大木船,有时威风凛凛地满载着人与货物过来了。

这种大木船上下两到三层,一次可载几百人。

商家都趁江水大涨时,把下游的“华洋百货”运往上游各地,又把从上游采购到的土特产运往南昌、九江,再转往长江沿岸城市。

赣南山区盛产的木材,也通过章水、贡水聚集到赣州,再扎成巨大的木排,从上游缓缓地淌下来。

木排面积大,一天只能移动十几公里,进入长江要几个月时间。

掌管木排的人就在木排上建一间竹瓦作顶的小屋,把老婆、孩子以及猪、狗都带到木排上从容过日子。

木排上身着鲜红衣衫、低着头做针线活的女子,狗的狂吠声,猪的哼哼声,也成了河上一道风景。

那时候,赣江上也已有了被人称为“小火轮”的客船,水浅时只能行驶于中下游,江水大涨时才“突突突”地逆水上行。

“小火轮”速度比木船快,设备也好,有4人间的客舱和多人居住的大统舱,还有厨房、厕所,木船难以比拟,船票也就贵得多。

但人们为了快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